勞國安

本社新書 #勞國安 先生的短篇小說集 #殘破集,已經在各大書店上架,趁這個機會,出版社特意讓小編採訪作者,暢談出版的經過,以及本小說集的寫作因由、内容特點等等。

問:你何時開始文學創作?

答:2003年我開始把小說投稿到文學雜誌,例如《文學世紀》、《字花》、《小說風》和《香港文學》月刊。90年代我的小說和漫畫也曾刊登在《年青人週報》,但那時的作品文筆比較粗糙,根本談不上是甚麼文學作品,所以嚴格來說,我在2003年才開始文學創作的生涯。

問:談談出版《殘破集》的過程?

答:寫了多年小說,累積了不少稿件,作品也在各大文學雜誌刊登過,證明已達到一定水平,所以一直都想把作品結集成書。2009年我參加了第二屆「年輕作家創作比賽」,勝出的話主辦機構會為我出書,但很可惜我的作品打入決賽後便被淘汰。

之後我又筆耕了差不多十年。2017年暑假,我再精挑細選一些作品,然後寄了去一間出版社。但這間出版社卻無意出版我的小說,後來這本書輾轉落到初文出版社手上,亦幸運地得到藝發局資助,最後《殘破集》終於順利出版......

問:《殘破集》裡收錄了不同類型的小說,是不是經過刻意挑選?

答:是,我刻意選了不同類型的故事放在書裡,當中有科幻、愛情、懸疑,甚至武俠。我希望讀者能在一本書裡讀到各類故事,寫不同類型的小說,也是我對自己的挑戰。

問:《殘破集》的調子比較灰暗,角色都是一些身心殘缺的人,你筆下的城市亦破敗失序。當各類媒體都在努力宣揚正能量時,為何你要背道而馳?

答:大概是因為我是一個悲觀主義者,所以寫出來的東西都比較灰暗。我不相信有情人會終成眷屬,也不相信努力奮鬥就有回報,因為現實世界根本不是這樣運作。我不是特意背道而馳,我只是忠於自己的心意去創作,我就是寫不出大團圓結局的故事,我比較喜歡發掘事物的陰暗面和呈現人生的種種不幸......

問:《殘破集》分為「人物篇」和「地方篇」,為何要作這樣的區分?

答:書裡記錄的都是不同的人的故事,但因為其中幾篇故事的背景比較特出,所以我刻意把它們區分出來,放在「地方篇」裡。

問:「地方篇」裡的故事分別發生在觀塘、尖沙嘴和油麻地,為何你會選擇這些地方作為故事的背景?

答:因為我對這些地方比較熟悉,我家在觀塘,我經常留連油尖旺區,所以很自然會留意到這些地方發生的事,然後將之發展成小說。

問:「人物篇」裡的《手汗會》,構思很特別,故事關於一個神秘組織的歷史,這個故事的靈感從何而來?

答:那時大家都在讀《達文西密碼》,我也湊熱鬧讀了這本書,之後對共濟會這些組織很感興趣,於是找了一些相關的書籍來閱讀,讀後我便構思出這個故事。一個聞所未聞的組織,所有成員都受手汗症的困擾,成員包括作家卡夫卡......

問:另一篇小說《像你這樣的一個女子》,靈感是不是來自西西的《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》?

答:這篇小說的靈感不是來自西西的《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》,只是我在創作中途突然想起這篇小說,於是便把故事名稱改為《像你這樣的一個女子》,我也把女主角的職業設定為化妝師,不過她不是死人化妝師,而是新娘化妝師。

問:從事圖書館館員的工作,對你寫作有沒有幫助?

答:當然有,搜集資料時會很方便。例如《殘破集》裡有一篇故事的主角是盲人,但由於我不是失明,所以無法理解盲人的生活,我惟有靠閱讀取得這方面的資訊。因為我在圖書館工作,很容易便能找到一兩本相關書籍作參考,我從事的職業對我的創作帶來很大的便利。

問:寫作前你會做很多資料搜集?

答:對。若果我沒有那種經驗,我便會從書本或互聯網搜集資料,從中理解角色的個性和生活背景。我亦會旁敲側擊,訪問有關人士,甚至作實地考察。

為了寫好《長者請坐》這篇小說,我每天繞路經過一條巷子,觀察在那裡下棋的人,也試過偷拍他們,記下他們的舉動。

問:身為業餘作家,你如何騰出時間寫作?

答:由於日間要上班,我惟有在工餘時間發展這個興趣。我沒有刻意騰出一段時間來寫作,總之有空和有心情時便寫,我每天只寫一小段,一節一節地寫,所以很久才完成一個故事。寫作只是我其中的一個興趣,所以我不會把所有時間都投放在這個活動上。

問:有些作家是為了自己而創作,有些則為了讀者而創作,你屬於哪一種作家?

答:我是為了自己才寫作的,因為我在創作過程中得到很大的樂趣和滿足感,我享受整個創作過程,過程本身對我已是最大的回報,所以無論讀者喜歡與否,我也不太在乎。他們贊美我的作品我當然感到高興,但我不會刻意取悅他們,也不會為了甚麼人而創作。

問:寫作時你如何平衡藝術和娛樂這兩種元素?

答:有人認為文學作品一定要嚴肅,不能太有娛樂性,但我覺得好的文學作品應該兼備這兩種元素。現今社會閱讀人口已逐漸減少,沒有娛樂性的作品,試問誰會找來閱讀?

問:寫了多年小說,你不感到厭倦嗎?是甚麼驅使你繼續創作?

答:如書中序言所說,自從我染上了寫小說這「惡習」後便不能自拔,徹底上癮了。情況就像熱愛足球的人,無時無刻都技癢,禁不住將街上的汽水罐和爛蘋果當作足球踢。當我想到一個點子後,我便無法壓抑內心的衝動,要將它發展成故事。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,我身不由己地一直創作下去,至今還未感到厭倦。

2019 初文出版社有限公司 | 版權所有。
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
免費建立您的網站!